2013年7月20日 星期六

歐吉桑單車環法(6)-天哪!深夜12:00還找不到預訂的旅館 5/18巴黎-卡恩(Caen)

 

5/18單車環法正式上路,但法國比15個台灣還大(55.1k ㎡)(請按下方閱讀更多標籤)
要在一個月內騎完一圈加景點遊覽參觀,那是不可能的,所以有些路段就採兩鐵方式移動。今天就由巴黎搭火車到哈佛爾(藍色線)再騎到卡恩(Caen),估計約有93km(綠色線)
 
巴黎共有六個主要火車站,各往不同的方向,搭乘前務必要搞清楚,否則得疲於奔波甚至錯過班車。我們去哈佛爾要在聖拉札爾車站(Gare St-Lazare)搭車。
原來法國火車票長這樣,大小型式就像聯考用的答案卡,上面清楚地記載了起訖的車站和時間、幾號車箱、等級、座位號碼...等資訊。

上車前要先刷票,會打印出時間日期,表示車票開始生效,否則被查票員查到是會被罰款的。
兩鐵列車的單車放置處,通常在最前後節車箱,要像這樣掛起來,有四個掛勾表示可掛四台,但我們家當太多,只掛了兩台就占滿了,還好這趟只有我們四台車分兩個車箱坐。

兩個多小時車程,來到了騎行的起點-哈佛爾(Le Havre)。天氣晴朗、陽光普照,但氣溫約只156度,幾乎就是台灣的冬天,若雲層飄來遮掉太陽,又會再掉個23度,所以把帶的外套、背心和頭巾全穿戴起來。
亮出大國旗果真引人注目,馬上有人問是哪國來的,還主動幫我們拍了合照。
 接近中午先填飽肚子,這樣一份雞肉沙拉堡加一瓶350cc可樂要價6.5歐,比巴黎的便宜,但還是貴呀!
哈佛爾是法國諾曼第地區的第二大城,僅次於盧昂(Rouen),位於塞納河口,濱臨英吉利海峽,是巴黎的外港和法國橫渡大西洋航線的出入港,進出口量雖次於馬賽,但貨櫃運量則是法國最大。
 這邊應是遊艇碼頭,桅桿林立。
貨棧改成的賣場和展覽館
在法國城市騎車很幸福,都有規劃良好的專用道。
 騎到這竟被擋下,正在懊惱時,鐵橋緩緩升起,轉個心境欣賞一場加碼的升橋秀。
中間這條路竟也了縮進去,原來是一座閘門,讓出一條航道給這艘貨輪出港。
升得高高的鐵橋和開啟中的閘門

找到Google earth的衛星照片補充說明
 只好繞回頭走另一座鐵橋
 從樑柱間看剛才升起的那座鐵橋,應該是這艘船要出港。
 繞到橋的另一面拍一張,在臺灣還得專程於假日到大鵬灣才能看到的升橋秀,湊巧被我們遇上了。
 
離開港區沿著河濱單車專用道騎著,一路卻要左閃右躲這些銳利的貝殼碎片(類似在八里吃的孔雀蛤或淡菜),正納悶誰架無聊弄了那麼多貝殼沿路丟,後來發現每每當我們騎近時都有烏鴉飛起,研判可能是烏鴉叼著孔雀蛤從空中摔下砸破,然後才能吃到蛤肉,真聰明的鳥兒。
 在法國的路口幾乎都沒有紅綠燈,都是用圓環方式引導車流,外側車要讓內側車先行,大家都規矩地前進井然有序,要是在台灣一定互不相讓,交通保證打結。我們第一個目標快出現了-諾曼第大橋(Pont de Normandie)。
 登!登!登! 登!~諾曼第大橋出場
拉近點看清楚些,諾曼第大橋是位於法國北部諾曼第地區,跨越塞納河連接哈佛爾與翁弗勒的斜張橋。總長度2,143.21m,橋中央跨距856m。大橋由法國著名橋樑專家米歇爾·維洛熱(Michel Virlogeux)設計,於1988年開工,歷時7年完成,於1995120日正式通車。成為當時世界上主跨最長的斜張橋,直到日本的多多羅大橋於1999年才破了該項紀錄,整座大橋工程耗資4.65億美元。(資料參考維基百科)
 大橋和收費站
 雖然是一座高速公路收費橋樑,但同時也提供了免費通行的人行道和自行車道。
 右邊土堤上就是人行步道,可讓人走上橋的最高處賞景。
 上橋前的河灘地,右邊遠方是哈佛爾港,左側遠方河口有艘船正要開進來。
 騎上橋就像爬上一座小山,強風狂吹再加汽車高速呼嘯而過,騎在窄狹的車道上,很恐怖!中間淡黃路面是人行步道。
 向西看寬闊塞納河口
 又一艘貨輪開進來,很繁忙的航線。
 往上游方向的景觀
過橋後回頭再看那優美的弧線,難怪 諾曼第大橋會被「國際橋樑和工程協會」評選為20世紀最美的橋樑之一。
 翁弗勒港,古代的港都,曾是航向加拿大、巴西的起點。
現在只是個小漁村
在藝術界卻大大有名,很多印象派大師喜歡到此作畫。今天週末,觀光客和車子擠爆了狹窄的巷道。
這是座巨大石造的鹽倉,昔日供加拿大鱈魚季節期間使用,現在是許多藝文活動展演場地。
我們循著D513貼著海岸線往南,今天預定騎到卡恩(康城Caen)
沿線是有名的海濱渡假勝地,氣溫還偏低海灘不見戲水人潮,看不到比基尼辣妹,很鬱卒。隔著塞納河,哈佛爾港的吊車群清晰可見。
沿路都是高級的渡假villa,建築各具特色,有如兒時看的童話繪本中的村落。




古老的教堂常吸引我們駐足
這屋頂是茅草蓋的
庭院深深的好野人
騎在這綠蔭下真是舒爽
蘋果樹和悠閒的綿羊
斑駁的石牆訴說著她所經歷的滄桑
 另一個度假城鎮,其實是一水之隔的多維爾(Deauville)和托維勒爾(Trouville)兩個風情截然不同的城鎮。因距巴黎2個多小時車程,奢華的海灘度假勝地和純樸的傳統漁村都很吸引都市人,讓此地贏得了「巴黎第21區」的美譽。
 Taiwan!ROC」這胖子見面就這樣和我打招呼,接著落國語「我是台灣人」,又一個看到國旗趕來相認的阿凸仔,他在天母住過兩年,愛死台灣了。
 再和另三位同伴合影
假日的小鎮觀光車潮一波波湧到
 右岸是托維爾,河邊人車集聚。
正是「假日跳蚤市場」,雜七雜八什麼都有,很多在我們看來絕不會有人要買的東西,也陳列其中。
像圖中的黑色褲子,有誰會買別人穿過的?佳芳說法國人很流行逛跳蚤市場,這大概是歐洲人講究環保,愛物惜物的觀念落實在生活中吧。據說舊家俱、擺飾很搶手,且價錢還不低呢!
陡斜的屋頂,意味著這裡冬天常下大雪。
 下午6點多雲層逐漸加厚,氣溫不斷往下掉,空蕩蕩的沙灘感覺很寂寥,有點快飄雨的樣子。
 觀光區的鄉下,建築景觀都很漂亮。
 辛苦費力地騎上一段長上坡
 原以為D513沿著海濱走會是一路平坦,卻是不斷上坡下坡。查地圖才知這裡整片是個台地,溪流出海處會切割形成低谷,濱海公路就必須重複上台地、下河谷,操翻了我們四個歐吉桑。在這裡決定不走海邊,順著台地面騎向卡恩。
 諾曼第地區也是法國重要畜產區,乳酪更是有名。
 這時節北部油菜花正盛開
 數大便是美
 大約晚上9點就到了卡恩,但為了找已在巴黎預訂好的旅館,在冷雨中沿途問路問到這家中餐館時已超過10點,飢腸轆轆又皮皮剉,已沒有能源繼續燃燒,那就先補充能量吧。雖是大陸口味,但在法國能吃到中餐,已經很滿足了。一個人14歐的自助餐,在高物價的法國還算公道。
胡老闆溫州人,(我們在法國期間碰到不少大陸人,幾乎都是溫州人,而且多不是循正常管道來到法國的,但一二十年後都講得一口流利的法語,並都有了自己的事業,不得不佩服溫州商人的能耐)很熱絡地招呼我們,還請喝他自己祕釀的高粱酒,在異鄉遇到講相同語言的人,雙方都很興奮,交換名片成了好朋友。離開餐館後繼續在雨中找旅館卻遍尋不著,趴帶在路上又破輪,11:30只好打電話向胡老闆求救,他真夠義氣二話不說丟下店務就開車趕過來幫我們找,雖有手機導航也是繞了超過半小時,才在單車不能進入的高速公路交流道邊找到F1 Hotel,又經一番折騰直到12:30才入住。還誤按警鈴把整館的住客全吵起來,禍不單行的是,祖教用電湯匙燒開水,造成插座短路,連帶使房間沒暖氣又不通風,手機、相機和導航機也不能充電,真是超衰的頭一天,更雖的是隔天一早還...(待續)。

顯示詳細地圖
歐吉桑單車環法(1)升火待發
歐吉桑單車環法(2)-出國比賽去囉
歐吉桑單車環法(3)-漫漫長日
歐吉桑單車環法(4)-穿街走巷逛巴黎
歐吉桑單車環法(5)-小心,歹徒就在你身邊
下一篇 又溼又冷的一天




 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